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ag视讯 > 复指代词 >

再谈前置宾语后是的词性 More Words on ChineseShiFollowing Lea

发布时间:2019-06-11 10:28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再谈前置宾语后是的词性 More Words on ChineseShiFollowing Lead Ob..

  (保山学院中文系,云南保山678000)【摘要】有关前置宾语后“是”的词性,古汉语领域一直存有争论。有人认为是“复指代词”;有人认为是 “结构助词,作为宾语提前的标志”。根据许嘉璐先生的提示,认为是强调肯定的副词,以供参考。 [关键词1“是”;代词;副词;助词 【中图分类号】114 【文献标识码】A doi:lO.39694.issn.1674—9340.2010.04.013 【文章编号1 1674-9340(2010)04-071-05 古汉语前置宾语后“是”的词性,自上世纪80年代初一场激烈的争论以来,至今未有定论。王 力先生认为:“在原始时代的汉语里,可能的情况是这样:代词作为宾语的时候,正常的位置本来 就在动词的前面(像法语一样),到了先秦时代,由于语言的发展,这种结构分为三种情况,……在 指示代词当中,‘是’字比较能保存原始的结构。在某些情况下,‘是’字可以自由地放在动词前 面”。“第二个条件是宾语虽是一个名词,但有一个指示代词复指”。而“这种用作复指的指示代词 主要是‘是”’117357-361。以这个论点为基础,其后的郭锡良、唐作藩、何九盈、蒋绍愚等先生的《古代汉 语》论著都把前置宾语后的“之”“是”定为复指代词;徐中玉等先生的《大学语文》材料也如是说。 1983年,丁贞蕖先生在《中国语文》第二期(总第173期)发表了《论前置宾语后的“是”“之” 的词性》一文,根据宾语前置的相同句型结构动词前的“来”、“于”、“焉”、“实”等词的词性,定论 前置宾语后的“是”、“之”都为助词阳笠。这一观点赞同者颇多,至今的许多古汉语书籍,包括考古 类资料也都使用。朱星、荆贵生、赵廷琛、李学勤及朱振家的高教版《古代汉语》诸材料都把前置 宾语后的“是”、“之”定为结构助词。两种观点孰是孰非,笔者在此作一探讨,为教学界奉呈自己 的观点。 一、“是"“之"是非复指性指示代词 敖镜浩先生的研究证明:宾语提前句是因为谐韵的需要才产生的。他在1983年第五期的《中 国语文》P359页上发表《略论先秦时期“0/是v”句式的演变》一文列表证明:先秦部分典籍B1, (即“0,是v”句式,前置宾语后加“是”、“之”的句式),使用情况的统计表是: 诗经 左传 孙子兵法 论语 孟子 墨子 庄子 公孙龙子 战国纵横家书 是字总数100%132 807 31 52 254 625 470 12, 50 802 Bl用例 43 77 百分比32.6% 95% 3.2% 5.8% O.5%0.2% 0.2%结论是: l、Bt(1jp“o/是v”句式),在先秦经历了发生、发展、衰亡三个阶段。 收入日期:2010-O9 作者简介:陈丽萍(1960一)女,云南风庆人,保山学院中文系,教授,研究方向为古代汉语。 万方数据 一72一 保山学院学报2010第4期 2、初始时期的B1(“o/是v”句),是al(“v/是/o”句)在诗文中为求押韵而变换词序的变体, “是”为句中指示区别名词性成分的指示代词。 3、B1离开诗文进入口语和散文以后,摆脱了诗文字数和押韵的限制,独立发展,最显著的特 点是前置成分的结构类型复杂化,前附成分多样化,这就使B1脱离了对A1的依附,独立成为一 个含典雅色彩的惯用句式。“是”变成了“语缀”,在句中起指明词序倒置的作用。 4、B1大体盛行于西周年间和春秋时期。《左传》是现存文献中,这种句式最丰富的一本著作。 战国以后,这一带古雅色彩的惯用句式即急剧衰落而成为残迹。 敖先生的研究,在汉语研究史上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宾语提前句式的产生、发展、衰亡之史, 明确地提出了这一句式是因谐韵的需要而产生的,并非原始语言就是这样。这是非常独到的见 解。然而他所说的初始阶段“0,是v”句中的“是”是指示性代词,而“离开诗文进入口语和散文以 后,独立成为一个含典雅色彩的惯用句式(0/是v)的‘是’,却变成了语缀”(按:“助词”),“在句中 起指明词序倒置的作用”。这就让人存有疑惑。同一句式,同一位置上的“是”,词性竞这样的不同, 不仅没有先例,而且也违反了同一律。 丁贞蕖先生证明前置宾语后的“是”、“之”不是指示代词而是助词的有力证据之一是:宾语前 置时。紧跟在前置宾语之后的“是”、“之“可以不用: Al、此子也才,吾受子之赐;不才,吾唯王之怨。(《左传 文公七年》) 晋世家》)A2、人有言日:“唯衄之玉过”。(《左传 昭公二十二年》) 谚日:“无过衄”。(《左传 昭公十九年》) A3、去我三十里,唯盒是匾。(《左传 宣公十五年》)。 筑室反耕者,宋必匾盒。(同上) A4、子为司寇,将盗是务去,若之何不能?(《左传 襄公二十一年》) 子召外盗而大礼焉,何以止蚤盗。(同上) 再举例证明:在一篇文章里常可见两种句式并存。 (《左传襄公二十九年》) (《左传昭公二十三年》 结论是:“是”、“之”在前置宾语中,只是标志前置宾语与谓语间的句法关系;宾语如不前置, 它们就失去了作用,自然就不用了。这都说明它们是只起语法作用而无实际意义的地道的助词。 这个论断正确的一面是它鲜明指出了“是”、“之”在宾语前置后的词性,并非是指示代词。因 为指示代词和它前面的前置宾语必然构成同位关系,形成同位词组。而同位词组中的每个实词是 不能省略的;如果省略了,同位关系便不存在了。 丁先生证明前置宾语后的“是”、“之”不是指示代词的证据之二是:前置宾语后除加“是”、 “之”外,还可加“来”、“于”、“焉”等: c1、不见昔者,伊i来璧。(《诗经 昔日之情而惟我是怒也”。万方数据 再谈前置宾语后“是”的词性 c2、赫赫南仲,猃猛于襄。(《诗经 小雅 出车》) 王力《汉语史稿 中》:“赫赫,很威武的样子;‘襄’,除也。‘猃狁是襄’,平定猃狁的意思”。 隐公六年》)《国语 结论:宾语前置的旬式中,“来”、“于”、“焉”等的作用与“是”、“之”相同。古书中“来”、“于”、“焉”、等从未作过代词;“焉”虽可做代词,但不论 在结构上还是在意义上均不同于此类宾语前置句。故“来”、“于”、“焉”、等不是复指提前宾语的代 词,这更证明与之相同的“是”、“之”不是代词,而是助词。 这个证明否定了宾语前置后的“是”、“之”为指示代词的结论。但是否就是二位先生所说的 “助词”,后文再论。 二、“是1111+16之”1击2Z.非结构J卧WJ词 众所周知,助词是附着在词、词组或句子上,意义最不实在,只揭示某种语法关系的特殊虚词。特别是结构助词,不仅可以省略而不影响句意,甚至也不影响句子的语气意义。以结构助词 Fl、孟子者何?昭公之夫人也。(《春秋公羊传 哀公十二年》 孟子者何?昭公夫人也。 (《春秋谷梁传 哀公十二年》) F2、段者何?郑伯之弟也。(《春秋公羊传 隐公元年》) 隐公元年》)F3、毛伯者何?天子之大夫也。(《春秋公羊传 文公九年》) 崔氏者何?齐大夫也。《春秋公羊传 宣公十年》) 古代文献中普遍存在的类似上述的三组例句中,助词“之”在句中可有可无,有或无都不影响 旬意,甚至对语气也没有丝毫影响。 可是,丁贞蕖先生上述所举的“可省略”的结构助词例,却与此有着根本的不同,请对比: cl、吾唯王之怨。“唯”、“之”互文呼应:我就只能怨恨他了。 我怨恨他。c2、唯乱盟之无过。“唯”、“之”互文呼应,一定不要过乱门。 无过乱门。 不要过乱门。 “唯”、“是”互文呼应:宋国就一定听命。宋必听盒。 宋国一定听命。 c4、将盗是务去。“将”“是”互文呼应:就得要一定铲除盗贼。 何以止吾盗。用什么来制止我们的盗贼? 上述两两相对的c型句中,前置宾语后的“之”、“是”都有肯定强调的作用,正如第c3句一 样,“是”有“一定”、“必”的意义。“必”、“一定”是情态副词,“是”也有情态副词的作用。如果取消了 前置宾语后的“之”、“是”则语句的态度语气很平淡,就没有肯定强调的意义了。 再看丁先生所举的“在一篇文章里并存的两种句式”(即上述D型句式): D1、i垂便是左。如果一定要抛弃诸姬姓诸侯。 其左资蜒。他抛弃诸姬姓诸侯。 D2、而鄞是城。却一定要在郢修筑都城。 犹不城郢。仍然不在郢修筑都城。 D3、唯剂是盔。副词“唯”与“是”互文呼应:仅仅一心一意去谋求利益。 塞小剩:谋求小的利益。 D4、衄夔之道:一定要奉行什么样的法? 道王者之法:奉行王者之法。 一73— 万方数据 —-74.. 保山学院学报2010第4期 道霸者之法:奉行霸者之法。 宾语前置后加“之”“是”的句子,无疑都需强调肯定,“之”、“是”起着强调肯定的作用,即起着 情态副词的作用。有“之”“是”和无“之”“是”,句子的意义明显不同。 由此,我们可以得出结论:宾语前置后的“是”“之”并非结构助词,它们起着强调、修饰、肯定 后面动词的作用,也就是起着情态副词的作用。因为结构助词是不修饰任何一个词的。 至于丁先生的证据之二:前置宾语后除了加“是”“之”外,还可加“来”、“于”、“焉99、a6实”等词, 它们的作用都是一样的,只是标志前置宾语与谓语间的句法关系,“只起语法作用而无实际意 义”。因而它们不是代词而是助词。对此,许嘉璐先生有一段有力的反驳。许先生在他发于1983 年第2期的《中国语文 关于“唯……是……”式句》的论文中说: “附带讨论一下‘唯……是……’式中的‘是’和‘之’。有人称之为代词,作用是复指宾语; 有人把它们叫助词。前者令人语感有隔,所以常有质疑;后者虽似解说捷便,却是以不了之法了 之。到底哪些说法符合语言实际?古代注释家的体会或许可资参考。例如孑L颖达就常常以‘于是’ 释之”阳罄130。 孔疏:西戎北狄来侵者,于是以此膺当之;荆楚群舒叛逆者,于是以此惩创之。G2、无非无仪,唯酒食是议。(《小雅 孔疏:唯酒食于是乃谋议之。G3、一人之夫,怨岂在明,不见是图。(《伪古文尚书 五子之歌》) 孔疏:“故于不见细微之时当于是豫图谋之,使人不怨也”[4]n29-130。 对此,许先生强调说:“他这样解释不是没有道理的。我们知道在这个格式中的‘是’、‘之’的 位置上也可以用‘于’、‘焉”’: 隐公六年》)四国于蕃,四方于定。(《大雅 孔疏:若四表之国有所患难,则往捍御之,为之蕃屏;四方之处恩泽不至,则往宣畅之。赫赫南仲,猃狁于襄。(《小雅 出车》) 关,与‘往’义相通。王力先生根据‘于’与‘焉’的关系,认为:处所介词在这种情况下也能起复指作用,特别是 ‘焉’字。因为‘焉’字本来就含有‘于是’的意义。有时不用‘焉’而用‘於’或‘于’;‘於’、‘于’也可以 认为是‘于是’的省略1V’Sl。王先生认为‘焉’意为‘于是’,‘于’是‘于是’之省,却与孔疏暗合。那么,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扩而大之,认为‘是’也是‘于是’之省呢?介宾结构省去其中的介词不是很常见 的事吗?‘晋郑焉依’在《周语》中作‘晋郑是依’即可作如是观。‘之’也可以这样解释,虽然上古不 说‘于之”’(31mS-130。 许先生的结论是:“‘是’、‘之’、‘于’、‘焉’、‘实’词性虽有不同,但都是修饰后面动词的状语。 这样说似乎很‘怪’,但无奈却与典籍文意、注家语感相合,只不过我们说惯了‘复指’、‘助词’,听 着耳生罢了”131n2s-130。 这个论证十分清楚地证明了前置宾语后的“之”、“是”既不是复指代词,也不是助词,而是状 语,作用是修饰强调后面的动词。至于是状语中的哪一类?既然上述诸家都认为“是”与“实”也同 类,“实”是副词,那么“是”、“之”是否也可认为是副词。 三、前置宾语后的“是"可定为副词 关于前置宾语后的“是”可以定为副词的结论,佐证很多。如裴学海先生《古书虚字集释》就很 万方数据 再谈前置宾语后“是”的词性 强调“是”、“实”相通。说:“‘是’字又或作‘实’。‘实’与‘蹇’通,故亦与‘是’通”[4200。请看下例: Hl、 1,鬼神非人实塞,唯德是筮。 (《左传 裴注:“‘实’亦‘是’也。《昭三年》:‘非宅是卜,非命是I-’文法与此同”。“实”、“是”同为一词.“实”为副词,“是”亦副词【卿。 H1.2,武侯,为晋实昌;晋胤,公子实德。 (《国语 H21君子实维。(《诗 (《史记周本纪》) 裴先生引孔疏:“于是刈取之,于是潢煮之”。然后列为:“‘是’犹‘乃’也、‘于是’也”一类的典型范例,并引《尚书 山泽》的释义:“谨按尚书,民乃降邱度土”。强调“是”犹“乃”也。“乃”为副词,可见“是”亦为副词【4聊。 “是”、“之”词性相同,由此可知,前置宾语后的“是”、“之”,皆可以做副词解释。 参考文献: 【1】王力.汉语史稿中册[M】..北京,中华书局,1980. 【2】丁贞蕖.论前置宾语后的“是”、“之”词性田.中国语文,1983(2) 13】许嘉璐.关于“唯…是…”式句【M】.中国语文,1983(2). 【4】裴学海.古书虚字集释下册【M】.北京:中华书局,1954. MoreWordson ChineseShiFollowing Lead Object Chen Liping (Chinese Dept.BaoshanCollege,Baoshan,Yuiinan,678000) Abstract:Therehasbeena controversy over grammaticalfunction leadobject ancientChinese.Some think acts鹊aresumptive pronoun andothers doesasastructural particle.as leadobject.In stronglybelieved emphaticadverbaccording Prof.XuJialu.Keywords:be pronoun;adverb;auxiliary 一75— 万方数据

http://csyuntao.net/fuzhidaici/503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